• <xmp id="4aaa2"><noscript id="4aaa2"></noscript>
  • <noscript id="4aaa2"><center id="4aaa2"></center></noscript>
    <xmp id="4aaa2"><table id="4aaa2"></table>
    <table id="4aaa2"><noscript id="4aaa2"></noscript></table>
    <menu id="4aaa2"><table id="4aaa2"></table></menu>
    專題報道
    Special Coverage
    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->專題報道->正文信息
    江姐故里善建者:王奇的青春之花
    信息來源:管理員  作者:圖/綜合 文/李禹 鐘楚嫻  發布時間:2021-12-06  閱讀次數:875

    “江姐犧牲時29歲,我今年也29歲,與她相比,我還差得遠呢。”江姐故里紅色教育基地項目房建施工負責人王奇談到。

    11月14日晚,江姐故里透光混凝土散射出的燈光拉長了他年輕、消瘦又疲憊的身影。截至當天,王奇已在項目連續奮戰了93天??粗矍办陟谏x的江姐故里、耳邊回響項目建設團隊的歡慶呼聲,他長舒一口氣: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!

    貼心爸爸與“工地達人”,何處是吾“家”?

    “四個月建成江姐故里。”6月底,項目團隊接到建設江姐故里的任務。已當了三年施工負責人的他知道這句話的分量,也明白其中暗含著多少困難。然而,項目經理一句“江姐連死都不怕,我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干?”點燃了他的斗志:不顧一切建成江姐故里!

    到達現場開展工作后,王奇發現,困難比他想象的嚴峻得多。項目部全員取消假期、工作時間為早上八點到晚上十點、每天兩人通宵值守。如此條件下,對標工程建設目標,項目進度依然“遲緩”。作為房建施工負責人的他,每天晚上下班后依然要到現場轉上一圈,確保夜晚施工工作平穩運行。如此下來,每天他在項目現場呆的時間基本超過了16個小時。

    一段時間后,他的家人有了些許意見。每天一早出門、半夜回家,2歲小女兒經常好幾天見不著他,總問:“爸爸去哪兒了?”一天三頓飯都在項目吃,母親戲謔地說:“家里肉都少買了很多。”每天待在家的時間不超過8個小時,妻子調侃道:“到底哪里才是你的家?”

    面對家人的抱怨,王奇自知“理虧”。尤其是在談到女兒時,更是倍感自責:“以前,雖然工作也很忙碌,但因家就在自貢,總能抽出時間陪伴女兒。但江姐故里開工后,不僅缺少陪伴,就連女兒生病住院時,也沒能去醫院看一看、哄一哄。”好在,經過他的經常性溝通以及看到社會各界對故里建設的支持,家人也逐漸理解他、支持他。

    (王奇與家人合影)

    “負責經理”與實干小伙,他的身份是什么?

    為提高工作效率,江姐故里項目部內部劃分了市政、房建兩個團隊,彼此之間管理人員、班組相互獨立。王奇帶領的團隊,主要負責江姐故里演藝中心、展陳區、游客中心等約1.2萬㎡的房建建設。在項目部,工人們一般稱施工負責人為“執行經理”。因此,大家平時也愛叫他“王經理”。

    (江姐故里建設期間,王奇在施工現場)

    每天,房建部分的木工、裝飾工、展陳裝修工、玻璃幕墻安裝工、鋼結構工等十余個工種共1000余人在現場工作,他們的工作內容、進度、安全、質量均由王奇統一調度。施工中,圖紙變化多、土建安裝交叉作業、材料進場調度難……事無巨細,都得一一處理,任何一個環節出現的小問題都有可能影響工程整體進度。建設期間,他每月通話時長在3000分鐘以上,每天通話超過100則。同時邊打電話邊在工地四處查看,每天步行步數都在三萬步以上。

    項目最大的特色亦是最大的難點:GRC幕墻安裝??傆?.3萬㎡,是目前國內最大的GRC幕墻安裝工程。每塊GRC幕墻的大小、尺寸、厚度、形狀均不同,安裝位置、角度絕對唯一,安裝難度大。王奇不僅要協調安裝團隊對幕墻安裝進行全BIM建模,指導施工;還要對照收貨單及模型編號梳理材料進場情況,并積極與廠家溝通確保材料供應。同時統籌班組進度,確保GRC幕墻進場即可開始安裝。

    (江姐故里建設期間,王奇作為支部黨員先鋒隊的一員在現場指揮建設工作)

    雖然安排周密,但施工中還是出現了一些小插曲。11月8日晚,現場安裝工人報告GRC幕墻材料缺失8塊!而此時,距離既定的GRC幕墻安裝結束日期僅2天、工程交付日期僅4天、江姐紀念活動僅6天。王奇深知,GRC幕墻安裝在建筑外立面,是項目的形象工程,材料缺失勢必影響整個工程進度!他立刻查閱工程進貨單,確認材料已經進場,立刻親自帶隊打著手電筒貓著腰在GRC板材臨時周轉場四處尋找,可惜一無所獲。時間緊迫,王奇立刻做兩手準備,一方面聯系生產廠商試圖補充材料,一方面在工作群內征集材料“線索”。自己則繼續帶隊在施工現場進行地毯式搜索。終于在凌晨,于精神堡壘附近另一個需安裝GRC的景觀造型處發現了丟失的材料——原來是幾個新進場的工人不了解情況,在板材二次轉運時,疏忽大意看錯編號,錯放在了別的預備安裝位置。

    找到材料,王奇懸著的心總算落地,部署好現場工作后,才伴著星光回家。

    在施工中,這樣的小插曲并不奇怪。“土建安裝交叉作業、各班組搶抓作業面,大家都緊盯著自己的施工目標,‘發瘋’似的工作,偶有疏忽在所難免。但任何一個小插曲都有可能影響工程整體進度,我作為施工負責人不僅要盡量規避這些問題,更要在出現問題的第一時間頂上。只要能推進工程建設,需要我當工長我就當工長、需要我當民工我就當民工!”

    (江姐故里建設期間,王奇接受媒體采訪)

    街舞達人到工地黑娃,什么才是他的“詩與遠方”?

    常年在施工現場奔走,王奇的膚色顯得黝黑。江姐故里土方開挖正值三伏天,室外溫度近40度,且施工現場毫無遮攔。作為施工負責人,他必須以身作則,在烈日下與管理人員、民工一起奮戰。“要是我自己都頂不住高溫烈日走了,怎么能要求下面的兄弟伙些加油干呢?”幾天下來,王奇的膚色又黑了好幾圈,成為了名副其實的“工地黑娃”。

    然而,黝黑的皮膚下隱藏著他年輕而富于藝術追求的心。王奇酷愛街舞,大學時就曾是學校街舞社的社長,工作后又曾在公司春晚上大放異彩,是大家眼中的街舞達人。

    (王奇在公司2016年春晚上跳街舞)

    近年來,尤其是擔任項目施工負責人后,工作繁忙,鮮有時間跳舞,“雖然生疏了不少,但還是喜歡,時不時也會跟著音樂跳上一段。”

    這就是王奇,他的青春之花開在了滿是鋼筋混凝土的工地之上,如此絢爛。

    分享到:
    0
    被夫上司欺辱的人妻HD
  • <xmp id="4aaa2"><noscript id="4aaa2"></noscript>
  • <noscript id="4aaa2"><center id="4aaa2"></center></noscript>
    <xmp id="4aaa2"><table id="4aaa2"></table>
    <table id="4aaa2"><noscript id="4aaa2"></noscript></table>
    <menu id="4aaa2"><table id="4aaa2"></table></menu>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